回到主页

莫干山民宿第一人夏雨清:这一轮民宿热是怎么起来

· 民宿设计,民宿酒店,旅游报告,如程民宿(如程美宿)
夏雨清

身为业内公认的莫干山民宿第一人夏雨清说他从未想过要进入这行业2000年他初遇颐园时那不过是栋无人打理的破房子院里长满一人多高的荒草..

夏雨清

前门是锁着的。窗户掉了漆,破破烂烂。他从窗户翻进去。由于年久失修,雨水从顶上漏下来,一直漏到一楼的地板,「踩上去很危险。」16年指顾间,现在,颐园已成了「莫干山民宿群」的鼻祖,成为新民宿业者探寻取经的所在。昔日焦头烂额,为说服更多旧房租户、四处请人吃饭的管理局领导,而今早成了香饽饽。当年别墅租金一年租金不过5000元、还无人问津的民国旧别墅,而今一房难求。4年前,自从被《纽约时报》列入当年的“全球值得一去的45个地方”起,价格就一直在节节攀升。

夏雨清

裸心谷4000元起,法国山居到了夏天,要6000多,这都只是一晚一个房间的价格。即使在山下,稍有名气的民宿,不提早一两个月,还预订不到。裸心谷的高铁成,法国山居的司徒夫,这些颐园的客人,而今已成莫干山的民宿标杆。今年农历新年刚过,在莫干山的庾村,夏雨清刚刚联合莫干山民宿元老,成立了中国首家民宿学校,「莫干山民宿学院」。此前一天,中央一号文件发布。这份炙手可热的文件强调了未来乡村的发展方向:大力发展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民宿太热了。再偏处荒野,都已挡不住人们的热情。半年前,夏雨清为他在松阳新开的民宿茑舍众筹,松阳距离杭州车程3个半小时。但100万元的众筹目标,不过数日,就筹得373万。最高6万元的认筹份额,全部爆棚。

夏雨清

接下来更大的项目,可能会改写松阳历史。作为宿盟(莫干山民宿联盟)联合发起人,他正把民宿的概念,带到这最后的江南秘境。包括大乐之野、原舍、山舍在内的十几家莫干山和杭州高端民宿,将结伴入驻一个山间古村,缔造文人心中理想的乡村。「很少有人听说过松阳,就像十年前的莫干山。十年前,你错过了莫干山,现在,你还会错过松阳么?」在杭州梦想小镇3楼的会客室,他的声音被周遭的喧闹盖过。来来往往的,全是一群从事民宿众筹的同事。数字让人晕眩。在他所在的「开始众筹」平台上,半年时间,完成众筹民宿项目就超过 35 个,平均每个项目能够拿到 250 万元以上的众筹支持,认购率超过 500%。「倒贴也不会有人住」

夏雨清

莫干山的民宿热,让夏雨清自带光环。很多人赞赏他有眼光,那么早就开民宿。「其实不是有眼光,那个时候不知道要开民宿。」作为考究藏书版本的旧文人,天涯社区「闲闲书话」的老版主,最初,他只是想圆一圆中国文人的田园梦。「那时候女儿还小,她喜欢养各种小动物,在杭州是不可能的,在山上就可以。」遇见颐园的那一刻,他觉得就是这里了,「我看到这栋房子的时候,就非常喜欢,闹中取静,那种隐士隐的感觉,我觉得这栋房子完全符合我所有的想象。」在他的影响下,另外三位朋友也每人选了一栋。大家说好一起租,「莫干山管理局的领导每次来杭州不停地请我们吃饭,就希望我们能租下来,不像现在,你出多少钱都租不到。」

夏雨清

那时,莫干山旅游刚陷入盛极而衰的最低谷。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单位培训和避暑的胜地,莫干山曾红极一时。在万元户都很稀缺的年代,一个招待所租金可做到一年三十几万。生意最好时,也订不到房间。「每天都人接不过来。」为满足住宿需求,房间被密密麻麻隔成多间,像极了而今出租屋的隔断间。洗澡要跑到很远,集中于一个房间。所谓卫生间,则是临时搭的违章建筑,一溜的蹲坑,正如你二十年前看到的车站公共厕所。「现在倒贴也不会有人住了。」夏雨清观察,当人们开始追求品质,莫干山没落就成了必然,「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消费升级」。面对冷清的旅游市场,朋友们反反复复,犹豫不决。拖了两年,夏雨清等不住了。签下颐园时,他还没买车,所有的朋友都反对,「你租那个破房子来干嘛?还不如在杭州买个房。」

夏雨清

拖到2002年,莫干山才开始有了起色,房租也涨到了两万五一年。而且政策也变了,「省里不让租20年了,就是只能租10年。」夏雨清多少有些惋惜,「那个时候租下来肯定5000一栋,一点问题都没有。」一年两万五,两年就是五万。第一次装修,又花了近30万。当时杭州的房价是三四千块钱一平方,40万可以买100平方的桂花城。现在的桂花城,每平米卖到三四万。装修好的颐园,夏雨清用来自住,不对外经营。他雇了个阿姨,负责打理房间,烧饭做菜。他和家人平时住在杭州,周五下午举家到颐园度周末。女儿的小学时光,基本都在那里度过,包括春假秋假。除了自住,颐园也用来招待他的朋友们。「我们也没有很用心地去经营,去建设团队,像现在很多民宿一样,建一个团队去经营,完全是自己生活在那里。」「你为什么卖那么贵?」

夏雨清

颐园第一次装修的时候,夏雨清做了5个房间,每个房间都带独立卫生间。「我想每个人来,他要住得舒服。」夏雨清没有想到,自己对住所简单的需求,成了整个莫干山最早的民宿。2006年,英国人马克来到莫干山,开了一家叫The Lodge的咖啡馆。山上没人,他动用上海媒介的关系,不停地宣传莫干山,冷落多年的莫干山,又渐渐热闹起来。老外喜欢冬天来,冬天莫干山是不开门的,国庆节一过,所有旅馆都关门。慕咖啡馆之名而来的老外,没地方住。南方的冬天阴冷蚀骨,咖啡馆边上旅馆条件又很差。马克就把老外领到颐园,当时山上唯一一家有空调和独立卫生间的民宿。那几年的颐园,更符合民宿的概念。不像现在很多民宿,主人很少去,基本都由管家打理。2006年到2008年,颐园的客人基本上百分之六七十的是老外,余下的就是上海人。裸心谷的老高,和法国山居的司徒夫都曾是颐园的客人。

夏雨清

「因为我们开得早,当时的上海的媒体都觉得,我们(颐园)是莫干山最好的。」这样的好不能满足老高和司徒夫,他们开始寻找地方,构建自己的理想国。起初,他们就近在山上找。但遇到了政策问题,山上租金贵,又不能直接租给老外,他们决定下山。司徒夫先找到法国山居的废弃茶厂,老高则在裸心乡把几栋房子租下来,大约花了十几万块钱,快速装修完,最快的一栋一个月就成了,然后一晚上卖一万块钱。民宿成了门赚钱的生意,来莫干山跑马圈地的也越来越多。裸心谷、法国山居、大乐之野……一夜间,莫干山成了民宿的代名词。

夏雨清

莫干山民宿的价格是偏高的。随便一家民宿,一晚的价格动辄上千。裸心谷住一晚三四千起,法国山居到了夏天要6000多起。有记者不明白莫干山民宿的价格为什么这么贵,逢人就问,「你为什么卖那么贵?」夏雨清不假思索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觉得应该是莫干山培养了这样的人群以后,大家对价格都不敏感了。」在莫干山订房间,如果是八百元以下,没人敢住。夏雨清极力想厘清酒店和民宿的区别,他语速加快,声音也高了两三度,「酒店是你去了某个地方,要找酒店;民宿目的很明确,我就认准了哪个民宿。杭州不是一个民宿的度假地,人们不是要住民宿才来杭州。莫干山完全不一样,他就是冲着你这家民宿来的。」更真实的原因,或许是民宿门槛正越来越高。夏雨清第一次改造颐园,花了三十几万,等到第二次改造,已到近三百万。「现在基本上两三百万只能改造四五个房间,莫干山基本上民宿的造价,平摊到每个房间应该到五十万了。」再加上每年的维护费,「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到了十年,所有的东西都要换掉,电器已经老化,不能用了。 莫干山民宿最好时,两三年就能收回投资。但现在,一个月就收回投资的是个例,也不可能。 人情味,民宿最重要的因素

夏雨清民宿茑舍

不过,这没有挡住人们的热情。6月,松阳县城老街上,夏雨清新建的民宿茑舍,开张了。在松阳,他还签下两个新地方。不过,茑舍不是他想要的。他理想中的民宿也有隐的意象,要开在山野里面。「我希望能做一种隐居世外桃源的那种感觉。」新筹的两个项目都在山上:那是他理想中民宿的样子,海拔八到九百米,适合避暑。由小房子组成,房间比较散落。他在那边租了一批十几栋的黄泥土屋。每栋房子只有一两间房,有公共空间,可以包下来,也可以两三户人家入住,还有一些跟当地结合的一些东西。

夏雨清民宿茑舍

「我觉得可能就是乡村版安缦的感觉,前面有悬崖,梯田」。夏雨清说,他的民宿边上有栋房子,已预留给先锋书店。它的原型正来自巴厘岛乌布村的安缦。它建于山上,看不到海,下面是梯田。没有中国的梯田漂亮,但非常宁静。区别于冷冰冰的酒店,乌布村的安缦有浓浓的人情味。更重要的是,它看起来并不像是个突兀的外来客,而是跟整个村庄都有很好的互动,他们把下面那些看得到的梯田都租下来,然后还给他们耕种,种好了可以卖给安缦。村子里的小孩,安缦供他们读书读到高中。

夏雨清民宿茑舍

每天的下午茶,由当地村庄的人提供,有当地特色的糕点、零食和茶。住店客人可随便吃,不用再另外花钱,安缦已买单。这是夏雨清期望民宿业态最完美的归宿。莫干山颐园的阿姨,已住了十几年,已习惯把客人当成亲戚,「她经常说起来就我们家,我们家的,所有客人来了,她就当做亲戚来串门。」夏雨清喜欢这样的味道。说起这样的瞬间,他眉飞色舞,兴奋得像刚获得玩具的孩子。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